白热

【篮球向】篮球人生第一章

作者懒癌晚期,可能是坑,谨慎点开。


原创,篮球向√


文笔渣,乱写√


有点丧√


可能耽美?不,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如有意见,欢迎私信投诉,沙雕作者来者不拒哈哈哈哈 。


“来就来,who怕who啊。”


“那好,你们先攻。”


“我们上,子初。”


“不要。”那个被称作子初的男生面无表情地略过了出声者,背着书包径直向校门口走去。


“诶,不是,子初,你别这样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总不能让这些家伙小人得志吧。”


那人做出尔康手,悲痛地说道。


“喂,臭小子,你说谁小人呢?我看你不是想打球是想打架吧?”


“我可没这么说。只能是你们自己心里有鬼咯。”唐见惟摊手,做出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表情。


“不是你怎么废话那么多,还比不比了?”


“诶,墨离学长,别着急啊。等我把我的好队友拉回来,我们就可以开始了。毕竟……”唐见惟眼睛微眯,露出了一个邪气的笑容,“我可是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篮球。”


“行行行,那麻烦您快点,别东扯西扯了。”钟墨离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敷衍道。


唐见惟对着渐渐远去的顾子初喊道,“子初,一个月的草莓牛奶。”


背影一顿。


“三个月。”


“靠,你宰我呢?”


停下的背影又渐渐地远去。


“次奥,三个月就三个月。小爷我愿意给朋友花钱。”唐见惟一咬牙答应了。


“成交。”说着,顾子初又慢悠悠地走了回来,“二对二?”


“对。让我们来好好教训这些不懂篮球的家伙。”唐见惟脱下外套,扔到一旁,顺势做了一个拉伸的动作,“喂,学长,给我们十分钟热身的时间。”


“行吧。”钟墨离点点头。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受伤了他们的父母一定会伤心的吧。









十分钟后。


“我们开始吧。”唐见惟带上护腕,转了转手,微笑着说道。


“那就来吧。”钟墨离把篮球抛给唐见惟,和另一个人做好防守的姿势,“谁先投进五个球谁赢。”


“没问题。”唐见惟接过球,笑容依旧不减,“学长你确定不用先开始吗?要不然我怕接下来五个球你们连球都摸不到。”


“少废话,开始吧。”钟墨离心中冷笑,现在高一的都这么嚣张吗?待会儿可别输了,哭着求饶。


唐见惟撇了撇嘴,“好吧,待会儿可别说我们欺负你。”转头又向正在压腿的顾子初说道,“你先?”


“随便。”这么说着,顾子初站起身来从唐见惟手中拿走了球。


“呲,还随便呢。口是心非。”某人表示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短短的三分钟,可以发生很多事。


比如,钟墨离输了比赛,五比零,输得彻彻底底,甚至就像某自大狂说得一样,在这场比赛里他连球都没碰到过;又比如,顾子初和唐见惟配合默契,连进五球,把他们亲爱的学长送进了失败的深渊。


“如何啊,你现在还觉得篮球是一件可以随便糟蹋的事吗?”唐见惟笑着,但任谁都能感受到笑容背后的寒意,“没有赢过我们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评判篮球呢?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适合打篮球,因为你一点都不喜欢篮球。”


说完,唐见惟把球扔到地上,捡起外套,头也没有回地离开了。


仅有六个字慢慢消逝在风中——


你放弃篮球吧。









钟墨离蹲在那块被磨得早已失去原色的篮球场地上,一言未发。


周围的一切都静谧的可怕,连原先的小弟也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这一刻,仿佛世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无声的泪水滴落在地面上。


你看看你的成绩,我给你报了那么多补习班,怎么还是一点用都没有。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学?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看来你老师说的真对,你根本不适合学习,干脆放弃算了。


你读什么读?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用功?装什么装?再怎么读你也就是那么点分数,赶紧读完高中给我去上班,赚钱回来。你也就这么点用了。


我说什么你听不见吗?我让你放弃学习!听见没有?我让你放弃学习啊!


之前的回忆回荡在脑间,那种无力又不甘的心情再一次填满了心脏,就像不会游泳的人溺在水里,无处挣扎,无法呼吸,只能望着水面上的光亮一点一点往下沉,一点一点失去力气,一点一点失去生的希望。


是啊,像我这样一点用也没有的人,什么都干不好,还是趁早放弃篮球吧。


我是掉入深渊的尘埃,又怎会有阳光愿意照亮。









“学长?”


钟墨离用手擦干了眼角的泪,闻声抬起头看见之前那个用篮球把自己打败得彻彻底底的人的同伴就站在自己面前。


“纸。”顾子初递过了一包餐巾纸。


“我不需要。”钟墨离打开了顾子初伸过来的手。


“……”顾子初没回话,直接上手,拆开包装,抽出一张纸,糊在钟墨离的脸上。


“喂,你干嘛呢。我都说了我不需要。”钟墨离扯下餐巾纸瞪着眼前的人。


“学长,做自己就好。”顾子初说了一句不着调的话。


“哈?”某学长表示自己听不懂。


“我不知道学长经历过什么,但学长只要做自己就好。”


“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儿瞎bb。你以为你是异能小说里的嘴炮男主啊。”钟墨离翻了一个白眼。


“学长,翻白眼容易得斜眼。”顾子初冷漠地回道。


“我就喜欢翻,得斜眼也和你没关系。话说斜眼是什么?”钟墨离皱眉,表示你这个学弟怎么回事,说的话三句话里两句我都搞不懂。


“就是斗鸡眼。”顾子初瞎掰道。


“……我不信。”钟墨离真的不信,并又翻了个白眼。


顾子初觉得你不信就不信,和我没关系。









“哦,斜眼的人都长得丑。”


“你说我长得丑?你小子是想打架?”


“不想。”


“那不就得了。”


“实话而已。”


“你凭良心说话,我长得丑吗?”


“作为你的朋友,我凭着良心说话,你将来会丑。”









钟墨离看着面前和自己斗嘴的学弟,心情突然就好了一点。


很少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自己说话了。


以前的人不是高高在上,瞧不起自己;就是被自己用拳头征服,畏畏缩缩。


好像好久没有人以朋友的身份和自己聊天。


这就是所谓的友情吗?


原来,自己也是可以有朋友的吗?









想着想着,钟墨离又忍不住,眼泪溢出了眼眶。


“……”顾子初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餐巾纸,放到钟墨离的手上,“学长,你这么爱哭吗?真像小女生。”


很显然,某人身为学长,丝毫没有做学长的自觉,拿起餐巾纸擦干眼泪,又放回顾子初的手上,吐槽道,“你可也不是吗?爱喝草莓牛奶的小学弟。”


“学长说得都对。”顾子初拿上挂在篮球架的书包,回头说道,“心情好多了吧,那这团垃圾我就带走了,下次学长可要自己扔啊。那么学长,再见。”说完,便消失在篮球场大门口。





目视着顾子初离开,钟墨离忽而笑了起来。


原来,落入深渊,也会有阳光照及。


我这颗小小的尘埃,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光芒。


那么下次再见,小学弟。





小剧场


问:顾子初为什么出现在篮球场,安慰学长?是作者的故意安排?还是另有隐情?

答:不,他只是忘了拿书包。


文章中都是沙雕作者瞎说的,请以下面的科普为真。


斜视(squint)是指两眼不能同时注视目标,属眼外肌疾病,可分为共同性斜视和麻痹性斜视两大类。共同性斜视以眼球无运动障碍、第一眼位和第二眼位斜视度相等为主要临床特征;麻痹性斜视则有眼球运动受限,复视,可为先天性,也可因外伤、或全身性疾病导致。


其实我还想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钱钟书写的文章。今天写文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句他说过的话——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真的好扎心。





评论